記者黎清 洗碗機通訊員曾晨
  看病貴,貴在哪裡?藥費貴!去看信用貸款病,最怕什麼?大處方!
  而武漢市普仁醫院就從借錢這患者最盼著解決、醫院最難解決的地方開刀,“誰開大處方,就曝光誰。”一治就是5年,從內部曝光到今年開始的向患者曝家醜。
  “這哪裡是在開藥,明明是在開黃金!黃金的價格也趕不上你手中這張處方!”這是5年前,武漢市普馬爾地夫仁醫院董事長劉一鳴在一次院例會上講的話。正是這樣一句話,拉開了該院對“大處方”專項治理的序幕。
  “大處方”,官方的定義是,無適應症用藥、無正當理由開具高價藥、超說明書用藥以及為同一患者同時開具兩種以上藥理作用相同的藥物處方,也稱超常處商務中心方。但從常規來說,很多病人覺得,超過他們支付承受能力的,也算是大處方。
  2009年起,從內部批評、扣除績效、內部“張榜”,至今年1月起,武漢市普仁醫院乾脆在門診大廳LED電子屏上開闢了一個“專欄”:違規處方黑名單公示。5年下來,醫院的處方合格率已提高至97%以上,患者滿意度也達到97%。
  門診大廳曝光
  是對違規醫生最好的處罰
  昨日上午,記者走進普仁醫院門診大廳,映入眼帘的便是正前方的LED電子顯示屏,屏幕左方滾動著醫院的講座、活動信息,然而不變的是右方,占據1/4屏幕的“2013年10月違規處方黑名單公示”:骨科XXX 神經內科XXX……記者看到,這一期公示名單共5個,骨科兩位醫生,神經內科三位醫生。
  據瞭解,5位醫生違規行為主要集中在不合理用藥,如過度預防性用藥,或者是處方超時超量,如規定急診處方3天,普通處方7天,開的量過了。因為違規原因不同,各人受處罰的金額也不同,“其實,公示對他們是最大的處罰。”
  “我最近失眠厲害,想到神經內科就診,沒想到抬頭就看到這個公示,這三位醫生我肯定不會找。”前來就診的肖女士說,其實自己也不明白什麼叫違規處方,“不過既然有‘違規’,有‘黑名單’這幾個字,肯定就是做得不好的醫生,還是不找為妙,所以盯著看了半天,就是把他們的名字記下來。”
  也有患者進門看都沒看顯示屏,家住建設一路的葉先生說,不是不想看,是沒想到,“總以為那是醫院的宣傳板塊,哪個想到還有這樣的黑名單?!”
  隨機抽查處方
  完善制度 防微杜漸
  “醫院組成處方點評小組,每個月不定期隨機抽查一周的門診處方單,由4位臨床藥師,對近萬張處方單進行分析,找出大處方單。”該院藥學部主任羅潔麗介紹,在病房,每月還要抽查各病區近10份病例,監控用藥情況;同時,對用藥情況進行動態監測,發現用量較大的輔助藥品和用藥量波動異常的藥品,作為重點管理對象,抽查科室,再具體到醫生個人。
  “並不是說處方單的金額大,就處罰誰,我們主要從用藥量和藥品品種,來定性處方是否合理。”該院副院長餘長江說,當發現不合理處方存在,就會通知相關負責人進行聽證會,也給醫生解釋的機會,最後通過“處方質量管理小組”討論定性,若屬於超常處方(即大處方),就在LED屏上曝光。
  從今年1月開始公示至今,LED屏上已曝光56人次,一位醫生被停止處方權1個月。
  羅潔麗介紹,雖然開不合理大處方的醫生只是少數,但不採取有效措施防微杜漸,就會導致不良影響,增加病人經濟負擔。“但也不能一概而論,對於惡性腫瘤、免疫系統疾病等需要長期用藥的病人,處方開藥可適當放寬。”
  違規醫生坦言
  為患者減負該支持
  去年12月的數據統計,該院一位名醫有44張超常處方,今年1月底,經過小組討論,定性為“上榜”,並於今年2月停止該醫生的處方權。
  昨日,記者聯繫上該醫生。醫生坦言,當被停止處方權時,覺得很冤枉,因為患者覺得療效好,自己只是把患者療程時間記錯,提前1至2天為患者開藥,就被定性超常處方,這位名醫說,後來一想,這是醫院為減輕患者就醫負擔的整體舉措,應該支持,“那次處罰後,我就格外小心,儘量避免類似錯誤。”
  “我就被罰過一次,不過心裡還是服氣的,因為數據很真實。”另一位榜上有名的醫生說,“現在,我們也相當註意,用藥更加合理。”
  據醫院統計,自專項治理工作開展後,醫院平均門診費用同期相比減了15%,但門診量增長25%,住院量增長15%,患者滿意度調查滿意度達到97%,關於大處方的投訴事件也未有發生。
  對話醫院
  針對自曝家醜,昨日,記者專訪了普仁醫院副院長餘長江。
  記者:為什麼想到向“大處方”開刀?
  餘長江:醫院原為職工醫院,2004年改製前,被稱為“平民醫院”。醫院整體面對的就醫群體較為貧困。醫院一直都是以滿足這些人的消費能力為用藥準則,改製後,也一直堅守這一准則,服務更多層次的人群。
  記者:患者情況各不同,怎麼判定為大處方?
  餘長江:首先大處方不以金額判定,從管理學和醫學診斷方面:無適應症用藥;重覆用藥;人為高價用藥;亂用抗生素;超說明書用藥(超時超療程超量)。有以上嫌疑,會列為大處方,再通過各種管理小組來核定。允許科室主任,當事醫生現場申訴。
  記者:對醫生的處罰有哪些?
  餘長江:扣罰:書寫不規範一處50元,不合理用藥一處100元,超常處方扣罰處方金額的1-2倍;公示:例會通報批評,醫院LED屏幕上面以“違規處方黑名單”形式向患者直接公示違規醫生的科室與姓名;停止處方權:一年內超常處方累計達3次將限制(停止)醫生處方權。
  記者:治理的情況如何?不怕醫生有情緒?不怕醫院減少收入?
  餘長江:有關這個方面的治理其實從2008年就開始了,至今出台了很多規定,都是根據具體實施情況,不斷完善。每項政策都儘量做到全面、客觀,也給醫生申訴的權利。目前,上榜人員在逐步減少。抗生素使用率從20%下降到10%,基藥用藥比率逐年升高,合格率逐年上升,處方平均金額穩定,無大起大落。而且,最主要的是,門診量和住院量增長了,這說明治理出了成效。
  記者:希望能達到什麼樣的目的?
  餘長江:將把處方管理制度與醫院信息化建設相聯繫,進行合理用藥提示、合理用藥監控。處方管理繼續保持高壓,LED屏會保持,既有對社會公示、又有警示作用。  (原標題:普仁醫院向患者公開曝“家醜”)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ok54okflv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